http://www.rihannazone.com

新冠与世中国国际形势界格局 美借司法诉讼战遏

  2020年3月12日,一名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伯曼律师团队的马修·摩尔律师,代表当地的4名居民以及一个棒球训练中心在佛州南部联邦地区对提起侵权损害赔偿诉讼,该诉讼中国未能遏制新冠病毒,并使其扩散至全球,中国国际形势从而使其成为代价高昂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引发人员伤亡和损害。

  据初步统计,从3月份以来,美国一些私人律师就新冠病毒在美国各联邦地区我国的民间集团诉讼有十多起。与此同时,美国和密西西比州总检察长分别于4月21日和5月12日,在有关联邦地区对和中国等提出诉讼并请求索赔。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提讼不久表示这不会是最后一起,语义中隐含着对诉讼的首肯。所有这一切标志着民间和地方主导、中国国际形势美国间接背书、旨在追究中方责任的司法诉讼战已经启动。

  从法律上看,无论是民间力量还是州针对中国已经和正在发起的诉讼,都面临一个重大的法律障碍,那就是国际法上的豁免原则,即一个国家不经本国同意,不受他国管辖。这是国际上被普遍接受的一条原则。即使按照美国自己的国内法即1976年《外国豁免法》,外国国家除了三种例外情形(“商业行为例外”、“非商业侵权例外”以及“例外”)外也可以享有豁免,不受美国管辖。在中的行为显然不是“商业行为”,也不构成“非商业侵权”,而与“”关联更是无稽。因此在诉讼中,美方通过修改《外国豁免法》来中国的豁免待遇,其釜底抽薪之用心。然而,这样的修法如果成为现实,不但有违国家豁免的国际法原则,了正常的国际秩序,更是违反了“法不溯及既往”的一般法律原则,其效力是存疑的,对美国的国家形象也会造成损失。

  随着蔓延,美国经济受到严重冲击,美国中国是病毒的来源地和中国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么中国是否需要为承担国际责任呢?

  国际法委员会于2001年11月通过《国家对国际行为责任条款草案》。这一文件虽然仅是草案而非国家条约,但在当今国际法界,仍被认为是对有关国家责任问题上的习惯国际法规则的编纂,对具有拘束力。根据该《草案》,一个国家对另一国家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国际行为的存在,具体而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1)由作为或构成的行为依国际法归于该国;(2)并且该行为构成对该国国际义务的。在新冠病毒问题上,的行为只在违反国际义务时才可能构成国际行为。

  那么,在问题上中国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项下的义务有哪些?根据该《条例》,一国在发生后的义务包括:(1)通报义务;(2)后续报告义务;(3)接受世卫组织的核实要求;(4)遵从世卫组织的义务。

  根据世卫组织和有关抗疫的时间线日向世卫组织驻华办事处通报出现不明原因病例信息,从2020年1月3日开始,中方定期向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地通报信息。此后于2020年1月12日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新型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全球共享,对国家性诊断试剂盒具有重要意义。在发生后已履行了通报义务和后续报告义务。

  在接受世卫组织核实要求方面,于1月20日至21日接受世卫组织派团对中国的现场考察,中国与考察团分享了包括病例定义、临床管理和感染控制在内的一系列规程,可用于国际指南的制定。2月下旬接待了世卫组织专家考察组的考察和核查。履行了核实义务。

  综上,自发生后,中国全面履行了《条例》项下义务,也尽了自己的责任。中国国际形势根据《国家对国际行为责任条款草案》,中国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国际行为,当然不应承担任何所谓的国家责任。

  吊诡的是,美国是现行国际法的引领者,连《条例》也是在美国主导下修订完成的,它完全知道缔约国的义务之所在。当然,它更应熟知国际法上的豁免原则和基于此而制定的《外国豁免法》的内容。既然此等并不难理解,那么为何从美国到,从私人律师到学者,均已行动起来,不顾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甚至不顾可能的结果,肆意发起对中国的“追责”诉讼呢?

原文标题:新冠与世中国国际形势界格局 美借司法诉讼战遏 网址:http://www.rihannazone.com/kejipindao/2020/0629/2386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