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ihannazone.com

八婺红色家书⑩ |“湖畔诗人”在沙漠中开出“

  他的一生短暂,不过三十二载,前半生写诗,后半生。从一位忧郁愁苦的湖畔诗人成长为勇敢无畏的家,潘漠华终究在沙漠中开出了花。

  

  

  潘漠华(19021934),原名恺尧,学名潘训,宣平县上坦村(今属武义县)人。参与发起组织晨光社和湖畔诗社。1926年加入中国。1927年9月,受浙江省委派遣,到宣平发展党组织。后到厦门、开封、北平等地学校任教,以教师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30年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是北方左联发起人之一。1933年12月,在天津元纬大旅社。1934年12月24日在狱中的斗争中。

  

  年少的潘漠华把人生的意义概括为“痛苦与痛苦”,这些苦源于家庭的不幸和旧对人的。

  潘漠华的,就是在“中的爆发”。18岁那年,不满于做教书匠的潘漠华,考进杭州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当时正是“五四”运动后一年,新文化运动迅猛发展,浙一师是南方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阵地。潘漠华爱好文学,喜读新书,很快便接受了“德先生”“赛先生”的新思想,并尝试着用白话文写文章和开始创作新诗。

  他天赋高,又勤奋好学,诗作顺利在当时著名的文学刊物发表。1921年10月,他与同学汪静之、柔石、魏金枝等发起组织杭州的第一个新文学团体晨光社,朱自清、叶圣陶、刘延陵为指导老师。1922年4月,青年诗人应修人从上海来杭州,邀请潘漠华、汪静之、冯雪峰,四位青年畅谈新诗,组建了湖畔诗社,笑哭西湖畔。他们出版的第一本诗集就叫《湖畔》,第二年又有了《春的集》,潘漠华的68首新诗被编入,正是生活的凄苦和对穷苦大众的悲悯,促使漠华从伤春悲秋。

  潘漠华考取了大学的文科预科,远赴北平。此时的北平,正值风雷激荡的大前夜,军阀混战,。一些旧友如柔石、冯雪峰等也都陆续来到了这块“五四运动”的发源地,他们聚在一起写作、翻译,相互支持。

  这一年,潘漠华参加了“五卅”反帝。“三一八”后,他又与北大同学一道参加和,还写了不少文章,用不同的笔名在《京报》副刊上发表。当时,在李大钊的下,北大内介绍马列主义的书刊较多,也是在这时,潘漠华的内心种下了的种子,然后渐渐开出花来。

  周颂棣回忆:“我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不再像过去那样,由于找不到出而消极悲观,埋头课业漠华是带头的当然不会例外,他地站立了起来,的道漠华在北大本科只读了一个学期的书,就在这年的冬天或第二年的春初,离开北大,南下去参加轰轰烈烈的北伐战争”

  

  1925年11月,学生爆发了冲击、包围段祺瑞、章士钊的斗争。一位亲历者回忆:“我远远看到铁门上爬着一个人,居然是诗人潘漠华。漠华平时那么斯文,现在却如狮子般勇猛。我十分钦佩,知道他是个真正的家我就一直跟着漠华,他镇定地东奔西跑地指挥着同学们的行动。我突然想到:诗人和家原来是同一气质,两种表现。我们的湖畔诗人潘漠华就是如此。”

  1926年是潘漠华人生的转折点,这一年他加入了中国。同年冬,他投笔从戎,南下参加北伐军。

  在北伐先遣军第三十六军第二师部,潘漠华担负宣传工作和组织工作,工作踏实勤恳,并详细记写《行军日记》。1927年七八月间,因“七一五”汪精卫,宁汉合流后,漠华愤然离开,回到杭州。当时的杭州盛行,为掩藏身份,潘漠华托关系在浙江省秘书处寻了一份办事员的工作,他很不喜欢官员的官架子做派。没多久,潘漠华就了第一次。好在,经亲友多方,潘漠华在关押数天后被。

  出狱后,潘漠华回到武义上坦,避居冷泉岩山洞内,参与创建宣平地下党。1929年春,宣平农民失败,漠华辗转到上海,而宣平县委的一些同志也遭到的,他们先后隐蔽到漠华的住处。其间,漠华将自己所译作家绥拉菲莫维奇的长篇小说《沙宁》的译稿连同版权卖掉,得了800块银元,悉数给了这批同志作生活费和费。

  

  1929年下半年起,潘漠华开始以潘田言、潘模和等化名,以中学教员等身份作掩护,辗转开封、厦门、等地开展活动。临行前,他亲手在幼时佩戴的银质长命锁正面刻上了“参加,不盼长命”八个字,连同手稿和一对包金的银手钏一起交给堂姐潘翠菊保管。

  在学校,人人都知他是,他培养学生入团,影响他们道;他办《火信》,参加同盟军机关报《日报》的编辑工作,“稿不看完,今晚不睡觉”;他穿一身已经洗得发白的浅蓝或灰布大褂,“工作忙了顾不得吃饭,买两个烧饼,喝一杯白开水,淡泊自甘”;他发动师生上街,下乡宣传,为墙报撰写了《怒吼吧,中国》的发刊词然而,任教不过半年,潘漠华又因从事活动被解聘,但他撒下的种子在津南地区开花结果。

  1930年3月2日,潘漠华到上海参加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以下简称左联)成立大会,并代表中国大同盟致辞;随后在北平成立北方左联;1932年冬,受党组织派遣,任天津市委宣传部长。

  在这里,漠华结识了他的战友们,一同奔走在宣传的第一线。他与同志们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自己生活简朴,却对同志关怀备至,甚至把家中唯一的哔叽长衫和爱人为他编织的毛线衣也送进了当铺。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漠华又先后四次。1933年12月,潘漠华在天津领导北方左联工作时第五次。他被关押在市党部队。敌人对他,却一无所得,就把他到天津。不久,给他判了5年徒刑,转押到天津省第一,在一间潮湿的单身里。

  当时,潘漠华已被得身患重病,但他依然坚强乐观,时常捎信出来给战友,把狱中的情况报告党组织。只是这一次,坚强的潘漠华再没有熬过的。为了的,他与狱友一起进行了三次斗争,作出一些让步。敌人更加地他。整整熬了一年,潘漠华终究被敌人灌以滚烫的开水,在狱中至死。他死后,天津的伙伴将其安葬在天津郊外。

  汪静之曾在《潘漠华烈士赞》中写道:“你说像一片沙漠,立志要在沙漠里开花。你决心要把沙漠美化,取一个名字叫漠华。你发现只有,能把的沙漠变乐园。为了实现你的志愿,你要把全生命贡献。”

  他的一生短暂,不过三十二载,前半生写诗,后半生。从一位忧郁愁苦的湖畔诗人成长为勇敢无畏的家,潘漠华终究在沙漠中开出了花。

原文标题:八婺红色家书⑩ |“湖畔诗人”在沙漠中开出“ 网址:http://www.rihannazone.com/kejipindao/2020/0630/2403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