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rihannazone.com

清华大学投毒案才女中毒“投毒者”(组图)

  11年前,多才多艺的化学系1992级女生朱令,因离奇的“铊中毒”事件导致瘫痪、100%伤残、大脑迟钝。如果不是“铊”,在同学眼里几近完美的朱令拥有的将是另一种人生:也许她正在海外求学,也许已经拥有自己的,或是早已为母。

  2005年12月30日,苏荟在天涯网站上贴出一份“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的声明,声称“我是清白的”。2006年1月13日,苏荟再次通过天涯网站发表声明,表示“已委托家人向机关提交书面申请,强烈要求机关采取透明办案方式重新侦查朱令中毒案件,查明,给朱令家人一个交代,还我清白”。

  11年前的那起离奇案件再次进入视野,而我们最关心的无疑是者朱令目前的生活状况,她还好吗?

  朱令1973年出生于,1992年考入化学系。曾为民乐队队员,获得过1994年全国高校艺术表演独奏组二等,市游泳二级运动员。

  据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回忆,当时的民乐队,多数是上了后才开始学习乐器的非特招生。寥寥几位从小就学乐器的艺术特招生,时常在排练时摆架子。朱令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因为她是头一位“主动送上门”来的、水平卓越的非特招生。

  朱令第一次亮相时,带来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在民乐器中是一件很稀罕的乐器,由于难度高,会演奏的人很少。朱令在乐队十几人的围观下演奏了一曲,毫不怯场。

  现在想来,朱令那天的演奏虽不十分丰满,但镇静,颇有大家风范。朱令的双手细长而灵活,乐队的指导老师和学生干部对朱令这一“送上门”来的惊喜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后来听说朱令不仅会演奏古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习也很好,还是游泳健将,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名次。大家对朱令的钦佩油然而生。

  1994年12月11日晚,作为民乐队,朱令在音乐厅参加专场演出纪念“一二·九”学生,并独奏了古琴名曲《广陵散》。

  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在2004年11月10日发表的文章中回忆:朱令那天生病了,松松地扎着长发,明显不好,脸色憔悴,虽然也兴奋,但话很少。朱令照例参加了大多数节目,她那天独奏的是古琴名曲《广陵散》。清华大学投毒案起先,大家以为她得的是一般的肠胃病,也就没有特别放在心上。谁也没有想到,那次演出竟是朱令最后一次表演。

  朱令还有个姐姐叫吴今,跟父亲吴承之姓,自己则跟母亲朱明新姓。姐妹俩都聪颖好学,姐姐上了北大生物系,妹妹去了。书香继世、礼乐传家,这是一个让人无法不羡慕的家庭。

  然而,厄运却一次次在这个家庭。194月,吴今周末与同学去野山坡春游,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面找到了她的尸体。而朱令则在1994年冬(约12月份)和1995年春(约3月份)至少两次摄入剂量重金属铊,身陷,死神几次照面。

  2006年一月的一天,小雪初霁的方庄小区,冬日煦暖的阳光透过玻璃温柔地洒在窗台上,几朵小红花在残雪中静静地绽放。曾经仙乐绕梁的朱家,如今冷冷清清。

  11年来,朱家没有过,客厅里的沙发很陈旧,扶手上也打了补丁。小小的木质茶几,油漆斑驳陆离。里朱令的照片早被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前几年去世的姥姥和姥爷的照片。身体臃肿、双目无神的朱令在母亲朱明新和保姆的搀扶下,被绑在康复机上站立,她的臀部和膝盖都被绑上了软夹板,以防摔倒。钻进内的几缕阳光亲吻着朱令长长的睫毛,但此时,清华大学投毒案朱令的双眸已看不清任何风景,从11年前中毒开始,她的视力就开始严重下降,“铊毒”已侵害神经,几成植物人。

  11年前,朱令是一个受人瞩目的女生,清华大学投毒案多才多艺,学习成绩突出。但1994年12月11日晚,朱令人生中的全部精彩随着她在音乐厅舞台上的完美谢幕戛然而止,一曲《广陵散》,从此丝弦绝……

  现在,这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女孩已变成一名臃肿残疾的33岁妇人,体重达70多公斤,瘫痪,轻度脑萎缩,生活无法自理,整天坐在轮椅上。大多数时间,朱令微眯着双眼,安静地陷入冥想状态,每隔一段时间,母亲就会细心地为朱令擦去嘴边的涎水。

  朱家11年来背负着沉重的负担,首先就是高额的治疗费。最初住院治疗的40万元,给报销了。此后,朱令离校,所有的费用都得自己筹集。几次住院治疗,动辄上万元。这对于靠退休金生活的两位老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朱令爷爷的朋友,我们两个的朋友,双方单位的同事,令令在国内国外的同学、朋友都进行了捐助。”在朱令父亲吴承之平静的语气中,记者感受到来自他内心深处的感激。在桌上,记者看到了来自国外朱令的同学进行捐助的光盘,他们不时通过银行转来一些钱。

  “我们去了令令怎么办?”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吴、朱二老分别是66岁和65岁,他们不知道还能陪令令走多远。

  他们去为令令申请低保,但由于两人之前的单位均不错,目前退休金平均下来还是高于低保标准,被告知办不了;他们去申请三险,但令令并无任何工作单位,三险无从说起;他们去福利院,但人家说,朱令现在还有人照顾,不符合福利院的条件。

  “我们要是走了,令令要是还是这个样子,那她也完了。”吴承之无望地仰着头,望着天花板。

  朱明新说新年自己有两个最大的心愿:一个是希望朱令能够更好地康复;第二个是希望能够缉拿凶手。

  时至今日,朱令的父母仍认为此案是“投毒”,而“最大嫌疑人”就是和女儿同宿舍的苏荟(化名)。

  近日,苏荟两次在网上发表声明,先是否认关于她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学生的焦点问题,“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愈演愈烈,使我不得已决定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我是清白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人。”声明中说,1997年4月2日苏荟接受了警方的询问,询问8个小时后警方通知苏荟家人将其领走,之后再也没找过她。1998年8月警方宣布解除苏荟的嫌疑,因为没有任何证明她和朱令中毒有关。

  声明中说,苏荟每次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了放在桌上的。“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铊溶液和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是好几年,实验室有时也不锁门,并对外系学生”。

  苏荟在声明中写道:“在我发表声明之后,天涯中又不断出现了很多新的。刚看到这些的时候我无比,在这样一件的事情上竟能造出如此的!但这些天的情况让我彻底明白了,除了好事者外,有人在专门生产!因此是永远驳不完的。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是重新侦查,查明,在这一点上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我已委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机关正式提交书面申请,另外,我在申请中再次向机关提出了对我进行测谎的要求。”

  朱明新说,她判断苏荟是“最大嫌疑人”主要有如下依据:其一,当年曾经向她,“苏荟是校内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三是他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怀疑凶手在投毒”。

  在朱令住院后不久的1995年3月底,朱令的一名女同学给吴承之打来电话,告诉他“朱令剩下的面包,我们几个分了吃了”。“很明显,有人在。”吴承之向记者回忆这个细节时强调。

  华南理工大学院教师叶竹盛认为,如果行为人仅出于目的投毒,则可认定为故意罪。故意未朱令,属犯罪未遂,但已构成严重后果,应当处、或者10年以上。故意已致朱令严重残疾,手段,应处10年以上。

  “虽然目前案中犯罪嫌疑人没法确定,但是赔偿也不是无处可寻的,朱令的家人可先学校,要求他们承担相应的民事连带责任。”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吴冬律师说,朱令意外发生“铊中毒”,这其中学校对于有毒物质的保管是未能尽到责任的,学校应在未尽合理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组均据《法制周报》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原文标题:清华大学投毒案才女中毒“投毒者”(组图) 网址:http://www.rihannazone.com/kejipindao/2020/0630/2404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